• <acronym id='r4jqe'><em id='r4jqe'></em><td id='r4jqe'><div id='r4jq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4jqe'><big id='r4jqe'><big id='r4jqe'></big><legend id='r4jq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r4jqe'></span><i id='r4jqe'><div id='r4jqe'><ins id='r4jqe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 id='r4jqe'></i>
    <ins id='r4jqe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r4jqe'><strong id='r4jq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r4jqe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r4jqe'><strong id='r4jqe'></strong><small id='r4jqe'></small><button id='r4jqe'></button><li id='r4jqe'><noscript id='r4jqe'><big id='r4jqe'></big><dt id='r4jq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4jqe'><table id='r4jqe'><blockquote id='r4jqe'><tbody id='r4jq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4jqe'></u><kbd id='r4jqe'><kbd id='r4jqe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dl id='r4jqe'></dl>

            影評達人丨《鬼影特工》——將爆炸進行到底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此前《雙子殺手》上映,任憑媒體大吹“技術創新”,筆者但覺乏味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,恍然間,筆者無比懷念沉寂許久的爆炸貝,甚至大放厥詞:這電影丟給爆炸貝拍,它不香嗎?

            為什麼?

            因為邁克爾·貝在好萊塢算是個另類,也是唯一一個能把一部電影的劇情拍得稀爛,還能不斷勾起觀眾,刺激觀眾看完電影的導演。

            末瞭,那些被爆炸貝絢麗的剪切技巧迷得頭暈目眩的觀眾們出瞭電影院,回味起那如流水般逝去的兩小時空洞歲月,尚能感嘆句:刺激,高級,不愧是大片。

            這就造成瞭電影風評與票房的兩級分化——低口碑,高票房。

            以上僅是筆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全部;不過,在爆炸貝的電影反饋裡,以上場景描述多多少少有點典型——比如《變形金剛5》。

            常言道:昆汀有三寶,戀足、叨叨、配樂叼;而作為成功的商業片大師,爆炸貝自然也少不瞭混跡好萊塢的“絕活”。

            絕活有三:華麗鏡頭、飛車追逐、大爆炸。

            這三項是構成邁克爾·貝式商業片的三板斧,洞悉瞭它,也就得到瞭爆炸貝的電影公式。

            在《鬼影特工》裡,邁克爾·貝延續瞭自己的創作公式,在絢麗鏡頭、炫酷飛車、boom-boom爆炸中繼續放飛自我。

            電影開場,通過“小賤賤”瑞恩·雷諾茲的視角,以開飛機的場景作倒敘,通過大廣角鏡頭,配上標志性的邁克爾·貝“旋轉鏡頭”(我真的是愛死這個鏡頭瞭),回憶到一場意大利街頭飛車事件。

            在飛車過程裡,高速凌亂的鏡頭剪切不斷刺激觀眾的腎上腺素;爆炸、撞車的鏡頭不斷以慢鏡頭“回放”;大廣角高空鏡頭(主要以直升機為主)時不時穿插其間,在混亂的主舞臺之外,構造出一種畫面之外的“宏大感”。

            這是邁克爾·貝的剪切藝術,動靜結合帶給觀眾視覺上的直觀沖擊。這種沖擊力猶如海浪,前赴後繼,不給人任何思考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邁克爾·貝的鏡頭語言從來不引申過多的意義和思考。

            舉個例子,如果李安把兩個毫無相關的鏡頭剪切到一起,觀影者(筆者尤甚)必定會思考這兩個畫面之間的聯系及意義;這在爆炸貝身上完全不受用,其人本身便是“視覺的奴隸”,他對鏡頭的處理,真的僅僅是為瞭鏡頭本身。

            一句話:怎麼帥怎麼來。

            這段帥氣開場持續近20分鐘,幾乎濃縮瞭爆炸貝所有的“視覺美學”,在這20分鐘裡,似曾相識感迎面撲來。

            《絕地戰警》、《變形金剛》、《珍珠港》......在《鬼影特工》裡,你能看到爆炸貝以往電影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甚至,聯想到爆炸貝為瞭省錢“賣拷貝”的慣例,筆者極度懷疑這種相似感源自對老片的廢物利用。

            20分鐘的激情過後,便是對激情的不斷回味與重復。爆炸貝似乎走火入魔,不斷在鏡頭、美女、爆炸、飛車以及惡趣味中自我迷亂,就像一個嗑藥過量的癮君子,在精神恍惚中不能自已,完全不懂節制為何物。

            再喜歡爆米花電影的人,也會在連續兩個小時的重復亢奮中感到疲倦。

            所謂審美疲勞,不過如此;可對爆炸貝而言,他似乎並不在乎(不然也不會拍那麼多重復度如此相合的電影瞭)。

            如果說,本片在技術和藝術表現上仁者見仁,各人有各人所好,那在劇情上,筆者隻想送上四個字:簡直可笑。

            若十幾年前,回到年少不懂事的年齡,筆者尚能為電影中的美式民主和普世價值而傾倒,驚呼自由之可貴。

            而現在都已9102年瞭,電影還沉溺於民主推翻暴君,靠幾個野路子白左顛覆國傢,輸出革命的春秋大夢裡。

            愚蠢的英雄主義本身就是一種反智。

            到底是編劇太機靈,把影迷當巨嬰,還是編劇實在太蠢,貧瘠的腦容量編不出半點幹貨?我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聯想下,電影裡的中東革命猶如兒戲,電影中的香港更是諷刺,任何一個生活在21世紀,上過網的網民,都能看出來這一切完全是胡扯,那麼,我隻能相信,這實則是一場掛著黑色淚水的幽默喜劇。

            這裡,筆者以為,編劇應該是個反串“美奸”?

            某種意義上而言,這是一種更為另類的電影主題公園。在這裡,隻有視覺刺激,沒有心靈震撼。

            作為爆炸貝的粉絲,希望爆炸貝下一部電影可以繼續帶給我們視覺享受,但在劇本上稍微用點心,不要如此睿智瞭。